鬼吹燈之圣泉尋蹤 第二十九章 小王八(1)

  贖金室四周散落著大量的金幣、金器,無一不是價值連城的印加文物。我靠在金壇里不敢多呼吸一口。贖金室的人口處,一隊裝備精良的外國佬手持高功率探照燈,嚴陣以待依次排成了兩派,他們身上穿著深綠色的叢林服,外面套著防彈衣,頭上戴著鋼盔,手中握著AK,個個昂首挺胸,擺出了一副威武神勇的姿態,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這是在武裝演習,等著迎接國家領導人的審閱。不一會兒工夫,皮靴的聲音就在雨道里響起,我從金壇上的孔洞里往外一看,只見一個頭發梳得油亮,嘴里叼著雪茄的少年小子掛著一臉冷笑走進了贖金室。

  ”胡爺,我知道你在里邊,怎么,不肯賞臉出來聊一聊?”

  我一看是王清正王大少,心中既驚又氣。這小子不是早就燒死在金礦中了,怎么此刻又會帶著大批傭兵,半路殺出來攪局?

  難道說之前的一切都是他在裝瘋賣傻,故意演戲,想要混淆視聽,借此打消我們的防備?想起劉猛就這么為了一個渾蛋主子枉送了性命,我恨不得立刻沖出去一口咬死這個天殺地滅的小王八蛋??裳矍斑@般陣勢不容我沖動,只好繼續潛伏在金壇中,靜觀敵人的行動然后再伺機突圍。

  小王八蛋笑了笑,不無得意道:“既然你不肯出來,我只好先請你的幾位朋友喝兩口茶,咱們慢慢等。”

  我心中一沉,就聽一陣推操叫罵的聲音從甬道里傳來,”小王八蛋,你有種放開你胖爺爺,咱們出去練練,看我一拳打得你王八尿滿天飛,哎喲,我肏,你敢打我,我……”

  果不其然,很快滿臉青紫的胖子被兩個黑人大兵推了進來,跟在他身后的還有同樣被人捆住了雙手的林芳。我知道大家是在無意觸動機關的情況下被分散開來,沒想到一切都是王清正這個小王八蛋的陰謀,看來我們這一路都是在被王家的人利用,關于神廟的事情他們掌握的信息要比我多得多。甚至說,即使沒有我的參與,他們也能找到神廟,只是因為缺少最關鍵的戒指坐標,使得他們不能不將我納入隊伍名單之列。

  胖子被人五花大綁硬是推進了贖金室,他吐了一口血沫,昂起頭來對王清正一通狠罵。然后又喊道:“老胡,做兄弟的今天要是折在這里,來日給我選一處好墳。日后替我報仇的時候,記得先把王八卵摘了,兄弟在底下好拿它下酒。”

  他剛說完,旁邊的黑人直接舉起了槍托,狠狠地砸在了胖子臉上。胖子一個踉蹌差點摔倒,林芳急忙在他身后擋了一下,胖子這才穩住了身形,他臉上頓時紅了一大片。王清正搖了搖頭,又開始喊話:“胡掌柜的,想要你兄弟死得舒坦一點兒,你就出來亮個話。我手下這些都是粗人,一會兒要是對這二位冒犯了,你可怪不得我姓王的沒有招呼你。”

  林芳皺了一下眉頭,站起身來對王清正說:“姓王的咱們把話挑明白了,你敢動我們一下,從今天起我要你們王家在美國永無寧日。”

  王清正冷笑道:“林上校的本事我們王家自然曉得,不過嘛,一個死人總不會有本事跟我王家作對吧!”

  胖子立刻將林芳推到了一邊,提腳踹向王清正,不想那小子倒是比平時機靈了許多,腰腹一縮,反手給了胖子一個耳刮子,這一下打得極重,胖子狠狠地吐了一口血沫子,滿嘴的鮮血,張開了大嘴要上去咬他,王清正的手下見胖子豁出命了要跟他們的主子斗個魚死網破,不敢怠慢,四個大漢奔上前來,將胖子死死地按在地上。胖子一通掙扎,他們圍成一團,提起槍托看也不看就照著他腦袋就砸,我知道自己此刻要是再不出去,胖子他們就會遇上十二分的危險,眼下也只好走一步看一步,先把胖子從這群歹毒之輩的手中救下來再說。

  我大力地敲了一下金壇,所有人立刻停止了手上的動作,紛紛朝我所在的壇子望了過來。王家這群傭兵的素質十分出眾,面對滿屋子的金銀寶器沒有一個擅自行動的,看來王浦元是許了他們重金,甚至有可能答應了他們在事成之后可以將神廟中的寶藏盡數取之也不一定。

  我將匕首藏在靴中,然后喊道:“姓王的,你想合作就讓手下的人客氣點,金印的下落我已經知道了,再敢為難我兄弟,咱們就爭個魚死網破,誰也別想占著便宜。”

  我一說話,藏身位置自然暴露了出去,王清正一撇頭,他手下兩個大兵就端著槍爬上了金幣堆砌起來的錢堆。他們一左一右朝我藏身的金壇包抄了過來,我兩手抓起大把金幣,猛地從壇子里撒了出去,兩人皆被嚇了一跳,其中一個更是被足金的古金幣砸中了腦門兒,我乘機單手一撐,跳出了金壇,借著勢頭上去就是一腳,踹得那個大兵腦袋朝下直接翻落下去,發出一陣骨頭斷裂的慘叫。另一個黑人大兵顯然沒有料到我在此刻還能鎮定迎敵負隅頑抗,先是愣了一下,隨后立刻抄起步槍朝我瞄準。我一看不好,腳下朝著他下盤一掃,將他墊腳用的金幣堆踢散了大半,他身形一晃,手中的槍立刻飛了出去。我抓住了這個千載難逢的絕好機會,罩著他腦門兒一通狠撞,那黑人看似彪壯,實則不堪一擊,被我撞得暈頭轉向摔落金堆,哼都沒哼一聲就暈死過去。

  我本想乘著這股勢頭將王家大少擒來當個人質,不料這小子不但心思歹毒而且防范意識極強,一點兒都不像先前表現出來的執绔子弟。他吞了一口煙,退到人盾后面,然后又將林芳推了出來。

  ”胡爺,我的人都讓你打了,氣也該消了,我現在放了林姑娘,只留你兄弟一人在這兒,這個人情,你是不是該好好惦念一下。”

  林芳站在兩路人馬中間,她朝我看了一眼,我沖下金堆將她拉了過來。王清正笑道:“這里四下封閉,只有一條道通到外邊。石室里面我的人早就搜查過了,沒有霸王印的影子。胡爺你要是知道金印的下落,我們也好合作,否則的話,哼哼。”

  王清正這一招十分毒辣,他不想輕易得罪林芳,又想從我手中套出金印的下落,所以假借放人為名,實則是在逼我就范。如果因為我,其他人受了連累,他出去之后大可以放話,說是胡八一不講道義,才害死大家。

  我一邊給林芳解繩子,一邊對王清正喊話:“這件事可大可小,王家的人要是真有誠意,我看一切都好商量。”

  林芳說:“你不能信他,王家世代出的都是奸商佞戶。東西一到手,我們這幾個人都得被他一鍋端。”

  我繞到林芳背后,借著給她解繩子的機會,將手槍塞進了她屁股兜上的口袋里,小聲說:“我兄弟交給你了,機會一到,你務必帶著他逃。”說完,我將林芳推到一邊,大步走向被人墻掩護得結結實實的王家大少。

  一走近這伙不要命的匪兵,騰騰的殺氣撲面而來,胖子被兩個大兵用槍桿子架在一邊,臉頰上青紫了大片,外衣早就被撕扯成了破布條。他見我過來,一個勁兒地搖頭。我眨了眨眼,讓他安心。隨即對人墻后頭的王清正說:“是不是龜孫子當久了,都好養成一個縮頭縮腦的毛病。金印的下落我有,可有些事情我一直沒弄明白,所以暫時不想告訴你。”

  王清正的副官傻乎乎地問:“你想知道什么,怎么樣才肯告訴我們?”

  我理了理頭發,不屑地說:“千金難買爺高興,讓你家少爺學兩聲龜叫,興許我就說了。”

  那個副官被憋了一臉菜青,王清正瞪起眼睛狠刷了他一耳光。推開人墻,走到我跟前叫板說:“你想知道什么盡管問,我姓王的講道義。保管叫你們做一個睜眼鬼。”

  我見他上鉤,心中暗喜,故意板著臉問:“金印到底是用來干什么的,為什么這么多人都在搶。”

  王清正露出一張極其狠瑣的笑臉,拍了拍腰間的口袋:“你們這些下等人盜墓掘墳,為的順幾件趁手的古物出去換兩口飯吃。”

  胖子哼了一聲,譏笑道:“和著你們王家盜古墓、挖神廟,是為了解放全人類?我呸,少他媽的給自己臉上貼金。”

  王大少并不理睬胖子,他臉上露出了一種狂熱的表情,向我跨近了一大步:“印加人的不老泉,長生不老,返老還童的圣泉,就在這里,就埋在太陽神殿下面!只要找金印,我就能打開圣泉的入口,我們王家、我們王家的事業,就可以千秋萬載……”

  我揮起拳頭狠狠地擊中了他的下顎,沖林芳喊了一嗓子。她反應極快,抬手連發三槍,將按住胖子的守衛擊斃。對方人數雖多,可我們三人勝在兵少將精,我飛身撲向入口處的機關,將活動的石板用力推了進去。頓時整個贖金室都開始晃動,石室中間的地板發出了”咔咔”的巨響,一個雕刻著太陽神印提神像的力柱從地底緩緩升起,力柱上的太陽神有三眼,雙手朝天將象征著力量的金印穩穩地拖在掌中。我乘其他人惶恐之際,一把將力柱上方供奉的金印奪至懷中。

  王清正一見金印現世,再也不用假裝客氣,他手下的傭兵紛紛朝我開火,林芳拖著胖子一路往甬道外面跑,胖子大喊:“放手,老胡還在里邊。”我翻滾在地,一邊往墻邊靠攏,一邊對胖子喊:“快走,我有辦法。”

分享到:
贊(9)

評論56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55
    確實不像霸唱的手筆
    匿名2019-08-16 18:38:14回復
  2. #54
    看得連我都受不了了
    小王八2017-09-30 21:25:54回復
  3. #53
    這寫的什么JB
    匿名2017-03-13 16:50:16回復
  4. #52
    看評論比看書有意思,寫的好就看,寫的不好就別看!我就特別難理解那些一邊在評論里把作者罵的狗一樣還一邊往下看的人,我想問你們是專業水軍么?要不你來寫寫?看小說就是看個樂呵,那么較勁干什么?不好看就別看啊
    路人甲2016-03-22 19:07:15回復
  5. #51
    腳下朝著他下盤一掃,將他墊腳用的金幣堆踢散了大半,他身形一晃,手中的槍立刻飛了出去。我抓住了這個千載難逢的絕好機會,罩著他腦門兒一通狠撞, 太有才了,找這樣的作者不好找啊
    我靠這是什么玩意2015-09-22 23:13:08回復
1 2
网络捕鱼刷分 豪利棋牌送9元救济金 波克千炮捕鱼最新官网 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直播 欢乐麻将血流成河换三张 JDB财神捕鱼棋牌App 快中彩规则介绍 15选5走势图带连线 澳洲幸运8开奖现场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 打麻将游戏在线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