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之圣泉尋蹤 第二十七章 魔鬼橋(4)

  胖子點頭,答應試一試。他努力將我晃到貼進崖壁的地方,想讓我先攀住懸崖上的石頭再順著巖石攀爬下去,我們試了幾次,我差點撞得粉身碎骨,連忙擺手:“你還是直接撒手,把我放下吧!”

  胖子還在猶豫,林芳在下頭伸長了脖子等著接我,我朝胖子比了一個軍禮,然后在他的手背上狠掐了一把,”哎喲!你掐我干嗎!”吃疼之下,他本能地松開了握住我的手,我一下子摔了出去,腳下不斷地在空中畫著步子,希望能更加接近凸起的巖臺。林芳抽出腰間的皮帶,兩手握住皮帶兩端,將手臂伸出巖臺,我在下落的過程中根本無法估算距離,只知道死命地一抓,整個人猛地被懸在了空中,林芳被我帶得整個人趴倒在地,手臂發出了”咔”的一聲脆響。我一看得手,趕忙手腳并用爬上了石臺,林芳面色慘白,捂著自己的左手大臂朝我豎了一個拇指。我仰頭對胖子說:“下面怎么樣,能撐住嗎?”

  胖子兩手都抓住了枯木,正在朝上頭爬,他喊道:“我好得很,這種小樹爬起來簡直易如反掌。”還沒說完,他身形一晃,險些從樹端翻落下去,我的心懸在嗓子眼上,忍不住提醒他要多加小心。

  林芳為了救我,自折一臂。我十分過意不去,急忙翻出背包里的夾板和繃帶為她做應急處理。一時間發生了太多的意外,我心亂如底手底下分不清輕重,林芳叫喚了一下,奪下繃帶說:“我沒事,你冷靜一下,想想怎么上去。”

  我被她這么一提醒,掏出地圖來比對了一下周圍的山勢和自然環境,不禁稱奇:“按地圖上的標示,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正是太陽神廟??蛇@里除了陡峰和峭崖,四處山石崢嶸,并沒有發現到任何人類建筑的痕跡。”

  就在這時,一顆人頭忽然出現在懸崖正上方,四眼趴在地上,沖我們幾個招手喊:“掌柜的,怎么樣了?我馬上丟繩子下去,你們接住。”

  胖子在我們上方,正用大屁股壓著枯枝苦苦掙扎著,一看四眼沒事,歡呼道:“快,快丟繩子下來,你先找棵結實點兒的樹拴緊點。”

  我見四眼平安無恙,順利到達了對岸,心中懸著的大石頭總算掉了一塊,只是不知道禿瓢是不是和他一起安全著陸了。

  一旦有了援兵,我們幾個人的心都松了下來,連林芳也跟著長吐了一口氣。她說:“剛才那個就是你的老相好?我看,她倒是很不想見你的樣子。”

  我被她戳中了痛處,自己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現在連林芳都看見,恐怕那個割斷懸橋的人真是Shirley楊不假。

  ”你也別多想,萬事總有一個合理的解釋,等咱們上去之后找到你那相好的再說。”她安慰了我幾句,然后又仰頭關照胖子當心。

  四眼很快又出現在我們的視線中,他用石塊綁在繩索一端,慢慢地送了兩條繩子下來,胖子先抓住其中一條為自己打了一個安全結,然后又拉緊了另外一條開始向上攀巖。

  林芳雖然在關鍵時刻轉危為安,可她痛失一批戰友,心中難免會有不快。她望著幾盡下山的夕陽對我說:“人折了我也沒什么辦法,如果你不介意,我想加入你們的隊伍,繼續尋找答案。”

  我說你傷成這個樣子,再跟下去情況只會越來越糟。她不等我說完,即刻反駁說:“回去的橋已經斷了,我的通訊設備還有求生裝備都在營地里,如果你們不帶我走,才是草菅人命。”

  我生平最怕跟女人將道理,因為但凡是個女人,她永遠比你會講道理。胖子上去之后,又費盡心思造了一個簡易擔架,將林芳懸了上去。等到我重見天日的時候,夕陽已經再次鋪滿了叢林的各個角落,金燦燦的落日照在亞馬孫河上,遠處不時有一群飛鳥蕩過,我頓時被重返人間的喜悅所包圍。直到四眼說:“劉猛沒能跟上來,他犧牲了。”

  初聞這個噩耗,我幾乎以為這是四眼對我們開的一個惡劣的玩笑,我環顧四周的確沒有發現禿瓢的蹤跡,看著萬丈懸崖心中一陣絞痛。一想到王清正死于火坑,禿瓢摔落懸崖,王家人馬這次損失慘重,我實在不知道回去之后要如何面對王浦元的質問。一代白發送黑發,人生最凄涼的境遇莫過于此。

  在我的牽頭帶領下,林芳、胖子、四眼站在魔鬼橋斷崖邊上,為我們逝去的同胞高歌了一曲飽含著熱淚的《國際歌》。

  ”別的不多說,咱們要扛起同志們的遺志,將這一切的幕后真兇挖出來狠狠地教訓一頓。”胖子慷慨激揚地發表了一通感想,”找到太陽神廟以后,再均一份錢出來,建立一個王氏基金,專門用來資助那些懷揣遠志的摸金人。”

  我說:“人家尸骨未寒,你少開這種玩笑,找神廟入口要緊。”

  當晚,我們四人席地而坐,圍在髯火邊,將地圖和祖母綠戒指分析了半天,實在不知道如何下手,地圖上最后一個坐標就是魔鬼橋,我們現在已經身處橋岸,卻沒瞧出半點”風景這邊更好”的跡象。胖子提議繼續往叢林深處走一走,說不定神廟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四眼反對說:“既然目標指定了這里,那神廟的入口必然就在我們眼前。只是我們為常識所困,還沒有發現它。”

  林芳問我:“瞧你的樣子,像是對風水有頗高的見地。能不能通過一些中國風水術,定位神廟的位置呢?”

  我說神廟它是一個宗教場所,不是陽宅更不是皇陵,想建在什么地方,全憑當權者高興,沒有什么太大的規律可循。

  四眼想了想:“印加人極度崇拜太陽神,我個人認為,神廟的位置應該是在一處能常年照射到陽光的地方,至少是一處高的地方,能接近天空才是。”

  胖子一拍大腿:“這個想法好,咱們不妨在附近打個游擊,找找看。”

  我前思后想又繞到了最初的那個傳說上:“你們還記不記得王少講的那個關于魔鬼橋的故事。”

分享到:
贊(9)

評論54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51
    狗日都看到你婆娘不快去找,還有心情想神廟,王家的都死了你找神廟搓球。主次都分不清
    無語2019-10-16 20:57:54回復
1 2
网络捕鱼刷分 麻将听牌技巧 不会打麻将怎么学 合法配资平台排名 快乐扑克28期开奖结果 幸运28是不是全国开奖 美女捕鱼棋牌背景图 宝博大厅下载安装4.0 陕西11选5遗漏数据查询 网络游戏赚钱 最新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