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之圣泉尋蹤 第十章 美國之行(2)

  我問他:“這東西你從哪兒弄來的?”大金牙樂得合不攏嘴,偷偷地指著前臺的人潮說:“撿的。嘿嘿嘿嘿,你猜怎么著,撿的。”

  平白無故撿到洛陽鏟的制作圖紙,這可比大白天撿美元的概率還低,我說你可別騙我,從實招來。大金牙拉著我坐到角落里:“掌柜的您小聲點,別讓人聽見了。我估計那幾個人現在正滿世界找圖紙呢。剛我不是去前邊看熱鬧嗎?有幾個黑衣黑褲的年輕人一個勁兒往前臺擠,帶頭的說他們必須趕這趟飛機,晚了要耽誤大事。人家服務員回答得可有水平極了,那小娘兒們說:’再急的事,也急不過人命??!天上這么大的霧,你不要命,我們機組人員總不能也不要吧?’嘿,你聽這話說得這多絕。有一個氣不過的,要動手打人,被保安架住了,兩撥人推推搡搡的,就有一個穿黑衣服的女人摔倒了。這張圖紙就是從她的公文包里掉出來的。好在我眼尖,一眼認出來是個好東西,沒等她覺察,我就把圖紙撿起來了。你看看,上面都是手稿,天下獨一份??!”

  洛陽鏟的制作工藝一直是獨門秘籍,老蛋蛋說他們家祖祖輩輩都是子承父業,口口相述,傳男不傳女??裳矍熬陀幸粡堄涗浽敿毜闹谱鲌D表,難道說老蛋蛋晚節不保,把老祖宗給賣了?

  ”依我看那幾個黑衣人都不是善茬兒。隨身攜帶這樣的圖紙,還要出國。保不準是要出去干大票生意的。掌柜的,咱們是不是把東西送回去,跟他們商量商量,入一份股?”

  我說:“你這是白日做夢,真要是像你說的那樣,他們圖紙到手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把你滅了……”正說著,幾個黑衣黑褲的中年男人氣勢洶洶地走了上來,把我和大金牙圍在了中間。

  ”呦,不知各位有何貴干???”大金牙將圖紙塞給我,自己兩手一拱對著為首的中年男子說,”這位爺好面相啊,你看啊……”對方看都沒看他一眼,粗聲粗氣地對我說:“丟了樣東西,不知道兄弟有沒有看見?”

  我看他的樣子不像是在試探我,估計真是誤打誤撞才找上我們,就對他說:“不好意思,我剛才一直打盹兒,恐怕幫不上什么忙。”我打了個哈欠,關照大金牙飛機來了再叫我,軍大衣一裹又轉身躺回長椅上睡起覺來。沒幾分鐘腳步聲就走遠了,我繼續閉著眼睛裝睡,大金牙靠在我邊兒上小聲地說:“胡爺,您絕了。那幾個孫子一句屁話沒多說扭頭就走了。”我半瞇著眼睛看了一眼,發現他們正逮著一人堵在了墻角盤問,就對大金牙說:“東西畢竟不是我們的,揣在懷里燙手,一會兒找個機會丟掉,咱們只當不知道這回事。”大金牙說:“不是,這么好的東西丟了多可惜,外邊多的是人想收,掌柜的您要是覺得麻煩,這事交給我得了。”

  我說一來我已經答應Shirley楊不再干摸金校尉的勾當,洛陽鏟要來也沒用;二來你要是把圖紙賣了,難保日后人家不會找上門。咱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索性丟了它,一了百了。大金牙聽我這么一分析,雖然心疼這到手的肥肉,可也不敢拿自己的腦袋開玩笑。我乘著去廁所的機會把圖紙丟進了垃圾箱,回來正趕上登機檢票。大金牙抹著眼淚星子與我依依惜別,關照我到了那邊一定要給他掛個電話。

  少年時候,我一直夢想當一名光榮的航天兵,沒想到第一次坐的卻是民航,這個心理落差確實有點兒大,不過藍天白云祖國大好河山盡收眼底,也不失為一種享受,很快的我就忘記了心頭那點兒小苦惱。這時,忽然有一個粗聲粗氣的人在我身后叫了一聲,讓服務員送茶。我回頭一看,果然是在候機大廳遇到的那幾個黑衣人。他們一行六人,站了三排座位,那個丟圖紙的小丫頭片子此刻虎著一張臉,很不開心的樣子。我心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別讓他們認出來免不了又要廢一番口舌,索性拿報紙蓋了頭呼呼大睡。

  憋了一夜,次日下午總算是順利到達了美國。我一下飛機,只見候機室里人聲鼎沸,到處穿梭著膚色各異的國際友人。我心說這下到了人家的地盤自己倒成了名副其實的老外。我翻出隨身攜帶的《中國人境外旅行須知》想找個電話號碼問路,卻看見大廳里邊赫然豎著一塊巨大的橫幅,上面印著幾個金光閃閃的中文大字——熱烈歡迎胡八一同志來美視察工作。橫幅底下站著十來號人正仰著脖子四處張望,還有兩個穿花裙子的小朋友抱著鮮花在那兒翹首期望,路過的旅客沒有一個不停下來看兩眼的。我頓時覺得無地自容,恨不能挖個地洞鉆進去才好。正琢磨著誰會干出這么無聊的事兒,一個聲音高喊道:“就是他,胡八一,他來了!”我一聽這聲音怎么如此耳熟,只見一個穿著皮夾克的大胖子已經帶著大隊人馬向我簇擁過來。我說嘛,天底下除了胖爺還有誰敢這樣拿我當消遣。一巴掌拍他背上:“死胖子,你小子怎么先到了?”

  胖子哈哈一笑,反過來也給了我肩膀上一拳:“老胡,你這趟速度太慢了。我都蹲這兒等好幾天了。”

  原來胖子那天掛了電話之后,就開始張羅美國之行的事兒。他一到美國,先去了趟唐人街找”一源齋”的店面,差點被店里伙計當成是我。解釋清楚之后,薛大叔又擔心我找不到地方,跟胖子一合計,索性在飛機場拉了一條橫幅專門等我。來接機的除了胖子還有”一源齋”的伙計,都是生在美國的華人后裔。其中有一個戴眼鏡的男人,看上去斯斯文文。他介紹自己說是桑老爺子的律師,全程負責我在美國的交接工作。我本來準備先去博物館找Shirley楊給她一個驚喜,可這位律師大哥說,桑老爺子的遺囑還在他手里,要先去唐人街簽幾份協議才能生效,我不好意思讓店里的老小等著,只好跟著他們先去唐人街走了一趟。

  一路上我和胖子大侃特侃,兩人激動得像回到了當年一同當兵插隊的青春歲月。初到唐人街,沒有一點兒不適應,到處都是黃皮膚黑眼睛的中國人,秦律師介紹說唐人街的歷史可以追溯到上個世紀,都是我們的老祖宗用汗水和血淚建立起來的。不僅在美國,全球各大城市只要有華人的地方就會有唐人街。我被他的演講搞得熱血沸騰,看著周圍比鄰的商鋪民居,心里涌起了一股無法抑制的民族自豪感。

  ”一源齋”就在唐人街深處的一條小巷里,頗有點兒大隱隱于市的大家風范。一進大門,我就看出來這里面另有乾坤,不愧是桑老爺子一手創建的天下第一號古玩店。店中陳列的古玩,沒有一樣不是精挑細選的精貴玩意兒,最難得的要數一部被燒成半部的大詞典。

  ”哈哈哈哈,好小子眼力不俗,看樣子桑老大這次倒沒看走眼。”一個鶴發童顏的老人家從后廳走了出來。接我的伙計一見他,紛紛叫了聲”薛二爺”,我知道眼前這位仙風道骨的老人家就是桑老爺子的拜把兄弟,”一源齋”的老軍師薛一棍。我二話不說,翻出臨行前從桑老爺子身上取下來的馬甲給他遞了過去,薛大叔一看馬甲,激動地熱淚盈眶,雙手接過馬甲,叫了一聲”老兄弟,走好”。然后命伙計把馬甲裝進一個事先準備好的佛龕里面供奉起來,店中老小,紛紛焚香叩拜。我和胖子不便打擾人家,跟著律師大哥進了桑老爺子生前的書房。

分享到:
贊(18)

評論56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52
    死胖子?八一都叫他王司令,你別另起爐灶啊。
    穿越者2017-05-15 11:59:55回復
  2. #51
    胡八一是很會調侃的,這部的胡八一明顯很弱勢,不是霸唱的筆風
    鬼吹燈原著粉2016-12-29 23:00:17回復
1 2
网络捕鱼刷分 幸运28是不是全国开奖 福25选五开奖结果查询 捕鱼大亨下载电脑 加拿大快乐8开奖数据 在互联网怎么赚钱 江西多乐彩开奖走势 一码一肖100准管家婆 浙江体彩6十1什么时候开始 香港2019彩库宝典图库 江苏7位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