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燈之圣泉尋蹤 第八章 古平崗老宅(2)

  趙蛤蟆見我不像在逗他,立刻嚴肅起來:“屌,不是真有那東西吧?我說老胡,要不咱們換個地方得了,沒必要跟死人爭地盤吧?常言道‘樹動死,人挪活’。死人不能動,咱們還不能挪嗎?”

  我對古平崗老宅的風水始終有疑問,現在一棟陽宅里頭又莫名奇妙地出現了如此明顯的尸氣,這其中必然有大大的文章。就這么走了,我實在有些舍不得,可如果貿然闖入回頭弄出什么紕漏,又沒法向趙蛤蟆交代。進退維谷之間,趙蛤蟆忽然一把按住了我的頭,小聲說道:“有人!”

  我光顧著思考老宅里頭為什么會有一股尸氣,壓根兒沒注意趙蛤蟆口中的“人”是從什么地方冒出來的。被他這么一按頭,才發覺自己剛才大意了。我問他那人在哪兒,只見趙蛤蟆嘴唇泛白,臉色發青,按在我脖子上的手不停地打戰。我連叫了他幾聲,他才抬起頭來,哭喪著臉對我說:“不……不好了,我……我剛看見姨奶奶了,她‘嗖’地一下從窗口飄過去,門都沒開人就不見了。她穿墻跑過去了!”

  一聽雞皮疙瘩立馬起了一身,趕忙問他:“你確定?屋子里邊又沒點燈,你確定是她?”

  “不騙你,”趙蛤蟆抱著樹干想往下爬,“我的親娘哎,詐尸啊鬧鬼了。我早說過古平崗不是太平地方,老胡我們快撤吧!天一黑再碰上鬼打墻,那時候再說什么可全晚了?!?/p>

  我折了一根樹枝,將厚重的紅窗簾挑出一道縫出來,傍晚的光線不是很足,隱約能看出個大概。我們撬開的這個窗門是二樓的一間主臥室,因為長期沒有人打理,已經生出了一層厚厚的老灰。屋里的家具擺設上面都蓋著白布,地上鋪的是木質的紅漆地板。墻上好像掛了幾幅油畫,距離的關系看不太清楚畫上的內容,我估計上面不外乎是軍閥老爺的姨太太之類的人物,又或者可能是洋樓原先的主人,那對外國夫婦的畫像。

  趙蛤蟆看我要進去,死活不答應,抱著那棵老槐樹就是不肯撒手,我只好抬腳把通往陽臺的那一根老枝給拗斷,絕了他的后路。趙蛤蟆一看下不去,差點兒跟我拼命。這小子的心理素質實在太差,我只好講了幾段親身經歷,用事實告訴他: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

  “你有什么證據證明那是你家老太太,就不許你看花眼了?就不許是貓啊狗的叼著花布簾子跑過去了?一個沒有站在陽光底下接受過人民群眾檢驗的人,你憑什么說她就是你失散多年的姨奶奶?趙大寶同志,你敢對毛主席發誓,看見了你最親的姨奶奶趙翠花同志嗎?”

  被我這么一問,趙蛤蟆自己也糊涂了。一跺腳,對我說道:“就算我們要進去,不是說有毒氣嗎?樹枝都被你踹斷了,上哪兒去買醋買口罩?”

  我解釋說剛才通氣的時間已經夠長了,有害氣體基本排除,我們用衣服包著頭進去,然后把樓上樓下的窗戶都打開,一兩個小時內就能換上新鮮空氣,一點兒也不危險。趙蛤蟆將信將疑地說:“我怎么現在才發現,老胡你其實是挺不靠譜的一人?!?/p>

  “老趙同志,凡事都講兩面性,毛主席也有犯錯誤的時候。來,為了向你證明我老胡是一個多么優秀的子弟兵,這一仗我打頭陣,你只要負責后方安全?!闭f完,我掀開紅得像血一樣的窗簾再次跳了進去。這一次房間里面的空氣質量明顯好了許多,我告訴趙蛤蟆里面沒有危險,帶頭把事先纏在頭上的衣服取了下來,老式木地板被我們踩得嘎吱嘎吱地響。趙蛤蟆在墻上摸索了一會兒,“啪嗒”一聲,頂上大吊燈一下亮了起來,把原本陰森恐怖的房間照了個通亮。

  這時我才注意到,這是一間極大的臥室,不下四五十個平方米。我在窗外所見,不過其中一二。 “水晶吊燈還挺亮,你們老趙家的成分很可疑啊?!蔽冶緛硎枪室庹{侃他,沒想到趙蛤蟆哆嗦著朝我揮手說:“老胡,這燈不是我開的?!?/p>

  屋里除了我和趙蛤蟆,再沒有第三個人的蹤影,我被他這么一說,全身的汗毛都倒立了起來。趙蛤蟆半舉著手臂,懸在半空更加堅定地對我說:“你看,我還沒碰到它呢?!蔽乙豢?,趙蛤蟆站的位置離開關還有小半米的距離,難道外國人的洋油燈已經進化到了隔空觸碰的水平?我走過去,想試試開關是否已經老化。一抬腳,整個屋子忽然暗了下去。趙蛤蟆“啊”了一聲,我問他怎么回事,他喘著大氣說:“不……不得了了老胡。剛才有一個冰涼的東西,在我脖子后面吹氣?!?/p>

  “別慌,你剛才碰開關了嗎?”

  “想碰,沒碰著。太緊張了?!?/p>

  “那你在原地別動,我過來?!蔽倚⌒囊硪淼赝w蛤蟆那邊靠過去,腳底下的木板一直嘎吱嘎吱微微作響,下腳再輕也不頂事,聽得人心煩意亂。此時外邊太陽已近西落,房間里被厚厚的窗簾遮得密不透風。趙蛤蟆先前已經走到臥室門口準備開燈,而我還在窗戶邊上,想弄清楚那幾幅油畫的內容。我在心里估算了一下我們之間的距離,最多也就七八米的樣子??晌以诤诎抵邢蚯斑B跨了好幾步,卻連他的呼吸聲都聽不見,整個房間里好像只剩下我一個人。

  我深吸了幾口氣,告訴自己現在一定要鎮定。日后要是被胖子知道我在陽宅里被人活活嚇死,那可真是做鬼都不能安心的荒唐事。這樣一想,果然冷靜了下來,我憑著記憶又接連走了幾步,總算在門邊逮住了趙胖子,這小子被嚇得夠戧,黑暗里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不過靠在墻上全身縮成一團,顯然是嚇傻了。我一邊摸開關一邊對他說:“快別抖了,我估計是線路老化,沒什么大毛病?!蹦脑?,趙蛤蟆的聲音一下從我腦袋后面躥了出來,他問我:“老胡,你在和誰說話?”

  這一句話如同驚雷,差點兒把我驚得跳了起來,趕緊按下了開關,房間一片雪亮。趙蛤蟆正站在我身后,畏畏縮縮地說:“我剛才怎么看見你對著墻角說話,老胡,你可別嚇我?!?/p>

  我一看,自己根本不在臥室門口,而是貼著一張大木床站著。我對面只有一堵白刷刷的空墻,哪里還藏得下那個蜷縮在角落里的人影。我晃了晃腦袋,再三確定自己看見的不是幻覺,可如果剛才的人影不是趙蛤蟆,那會是誰?難道說除了我們倆,還有其他人藏在老宅里?這個人又會是誰,出于什么樣的目的躲進一間早就被人遺棄的老宅里呢?更重要的是,他是如何在眨眼的工夫就從我眼皮子低下消失不見的?

  我問趙蛤?。骸斑@屋里有沒有什么機關,或者是通往其他地方的密道?”

  “這個當然沒有,你當拍地道戰???這么老的房子,要是下面再多幾個坑洞,不早就塌下去了?!?/p>

  我心有不甘又在主臥室里面搜索了一番,除了看懂了畫像上寫的“格林夫婦”之外一無所獲。

  “老胡,你就別折騰了。這個房子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樓上樓下好幾十間屋子,還不算地下室。等你排查完天都亮了?!壁w蛤蟆被屋子里的西洋擺設迷得心花怒放,早就忘記了之前鬧鬼的事情。他拿起壁爐上一只木雕的小盒子,興奮地說:“快看,古董盒子?!蔽铱戳艘谎鄄铧c兒笑出聲來:“虧你倒騰了這么多年古玩,你見過哪個朝代的古董盒子上裝的是十進制的密碼鎖?!壁w蛤蟆低頭一看,眉頭皺得老高:“原來是個贗品,我說怎么擺在這么顯眼的地方?!彼謸u了搖那盒子間:“里面會不會有什么值錢的玩意兒?”我接過來掂了掂:“死心吧,最多是一盒糖紙?!彼恍?,硬把人家鎖給撬了,打開一看,全是老照片。一共十來張的樣子,大多是格林夫婦在美國老家的照片,相片上他們夫妻抱著一個奶娃娃,笑得十分甜蜜。還有幾張照片拍的是一張插滿羽毛的金屬臉譜,臉譜的額頭上刻著三個光芒萬丈的圓圈。趙蛤蟆興沖沖地問我這個臉譜是不是外國古董,能換多少錢。我說老外的東西我也沒怎么見過,看這樣子好像是美國印第安人的東西。趙蛤蟆問既然如此他們為什么不叫美國人,要叫印第安人。我自己也不太清楚,胡亂編了一氣:“印第安人就是美國人,是他們的一個少數民族分支?!壁w蛤蟆點點頭:“那這就是美國人的京劇臉譜,不,這個應該叫美劇臉譜。我去找找,興許能找著幾個現成的?!?/p>

  說著又把木地板踩得嘎嘎直響,跑其他屋尋寶去了。我回到窗邊想再看看格林夫婦的畫像,這時一道強光從窗外直射進來,我心說不好,立刻沖到門口按掉了頂燈。不料趙蛤蟆忽然雄吼一聲:“老胡,我們發達了,滿屋子的美劇臉譜!”

分享到:
贊(27)

評論57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

  • 您的稱呼
  1. #56
    確實沒以前好看了,霸唱的年代代入感特別強,而且寫的特別生動,尤其是對人物的刻畫上,這個看起來像人物都換了個性格,而且寫作的功力和霸唱還差個檔次,沒有以前好看了??磥戆猿绣X了,就沒心思寫了。哈哈
    匿名2018-03-13 8:48:06回復
  2. #55
    霸唱去哪兒了??
    燈迷2016-03-22 16:25:24回復
  3. #54
    我覺得寫的還不錯啊,有些事情不能用正常思維去思考的,就算換一個作者,你也不能否認別人不是,覺得不好看不看就是了,干嘛這樣挖苦別個呢
    八一2015-06-02 13:04:27回復
    • 應該是建議性質的批評,有效幫助作者,而不是一昧的去謾罵侮辱
      匿名2016-03-10 4:34:24回復
  4. #53
    不想看了,沒有以前好看了
    唉…2015-04-27 23:23:04回復
  5. #52
    和以前完全不是同一種風格,,,沒我意思,,不想看了,,
    淡淡的悲傷,,2015-03-02 17:13:40回復
  6. #51
    "這一句話如同驚雷,差點兒把我驚得跳了起來,趕緊按下了開關,房間一片雪亮。" 老胡站在大木床邊上,對面只有白刷刷的墻,怎么按到的開關?一般開關不都是在門口附近么?
    疑惑的路人2015-02-11 17:26:06回復
1 2
网络捕鱼刷分 永利棋牌网站? 豪利棋牌app二维码 安徽11选五遗漏top10 特殊算法平特肖公式 欧洲股市行情 简单的赚钱软件 52麻将辅助器下载手机版 股票平台下载 pk10两期计划网站 加拿大快乐8开奖号码预测